当前位置:主页 > I辉生活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花2小时核对4单据‧反贪官盘问题外话 >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花2小时核对4单据‧反贪官盘问题外话

创始人
2020-07-25 阅读 260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花2小时核对4单据‧反贪官盘问题外话(吉隆坡10日讯)赵明福皇家调查委员会週四续审,皇委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质问反贪会调查官员阿尔曼需花费近约两小时,以盘问赵明福有关4家公司的索价单据,而且他也质疑官员擅作主张,盘问无关索价单据以外的课题。负责盘问赵明福之一的反贪会官员阿尔曼在庭上指出,在上司凯鲁的指令下,他于晚上8点半左右调查4卷从土地局索取的文件,试图从中寻获雪州议员欧阳捍华滥用拨款案的疑点。冯正仁斥官员擅作主张他指出,他发现该4卷文件中的部份签名出现疑点,似是有人刻意伪造。他也要求从赵明福手提电脑中打印4间公司的索价单据,与土地局文件进行核对。阿尔曼是来自布城反贪污委员会情报组的官员,他是负责盘问赵明福的官员之一。他说,他与官员阿斯拉夫于晚上10点45分开始盘问赵明福,盘问时间长约1小时半左右。冯正仁却质疑:“为何针对4份索价单据的提问需花费长达2小时的时间呢?难道有这幺困难吗?”阿尔曼首先表示不明白冯正仁的问题;但经了解后,他则声称,他得详细地针对4份文件对赵明福进行盘问,以核对该4份索价单据否与土地局文件有关联。冯正仁随后询问阿尔曼,是否曾针对该4份索价单据以外的课题进行盘问。阿尔曼坦承曾确实对赵明福盘问其他问题,冯正仁马上严厉质疑他擅作主张。“你的上司不是叫你核对4份索价单据而已吗?你这不是擅作主张吗?”阿尔曼在冯正仁的连番“严厉”提问下,顿时哑口无言,无法作答。他随后表示,他曾询问赵明福为何有些工程仅有一个标价,而赵明福仅表示,遴选承包商是斯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的责任。明福平静回答无异样反贪会官员阿尔曼指出,在盘问赵明福期间,他发现赵明福表现正常,说话语气也很平静,只是表现沉默。他透露,赵明福也从未要求在律师陪同下进行盘问。他声称,他是以平常语气对赵明福提问,而他也十分认真及专注思考问题,尝试想起任何有关联的事情。“我都是询问他有关其教育及工作背景,如何认识欧阳捍华等,我当时将所所有资料记录在在一张白纸上,只有把这些资料交给上司凯鲁。”冯正仁也指示反贪会代表律师拿督斯里沙菲益把阿尔曼当晚所记录的资料作为呈堂证据。阿尔曼形容赵明福如常坐在椅子上,以平静语气回答其提问,未有任何异样。在盘问过程中,他也询问为何欧阳捍华的发货单会出现在他的电脑、他是否可以代替欧阳捍华签名。指明福是诚实人“赵明福回答说,针对史里肯邦安遴选承包商、供应商问题,他一概不知情,而出现在其电脑内文件,可能是在发电邮时不小心储存下来的。”在执行官阿旺阿玛达引导下,阿尔曼认同赵明福是一名诚实的人。他于凌晨12点完成盘问工作,他向上司凯鲁作报告后,于凌晨1点左右离开大厦。“我吩咐阿斯拉夫带赵明福离开会议室,惟我不清楚赵明福被带往何处。”由于他于隔天将出庭供证,因此他返回住家取衣物后,就前往位于吉隆坡的安全屋。“我从清晨2点至7点半左右都在安全屋内休息,之后就前往法庭,直到下午3点左右。”阿尔曼被追问不耐烦证人阿尔曼週四首次出席赵明福案皇位会听证会供证,但他回答时多次表现不耐烦,甚至不大愿意谈及本身的教育背景,直接询问皇委会主席冯正仁这需要回答?让大家一阵发楞。阿尔曼供证时表情严肃,他在早上刚接受盘问时,就因多次被追问为何要花费两小时盘问赵明福一事开始表现不耐烦。皇委会多次质疑阿尔曼是基于甚幺基础来对事件作出质疑,他语气提高回答:“我只是被指示核对文件,并将可疑文件标籤而已!”执行官阿旺再度询问为何需要两小时的盘问时间,阿尔曼也不耐烦地说,其实盘问时间是从10点30分到11点50分,只是一小时半而已;而赵明福逐一翻阅每一页文件想要找出与4份清单一样的文件,期间又仔细思考,因此的确花费了1小时多的时间。另外,当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梁肇富询问其教育背景时,阿尔曼没有即可回答,然后看着冯正仁问道,“这需要回答?”得知必须回答所有问题后,阿尔曼对于一些提问如曾经做过的工作等,都简短回答。他说,本身来自霹雳,就读直到中四中辍,随后接着读中六但没读完。在2001年加入反贪会之前,从事本身的生意。他不愿详细说明有关工作内容,只说是关于餐饮,并说之后也曾到朋友的公司担任主管。期间,由于律师梁肇福无法良好说国语,夹带英语询问,阿尔曼即要求他以国语询问。在这过程中,由于梁肇富大部份使用英文,阿尔曼都不明白,导致盘问过程不大顺利。正因如此,皇位会在下午时段复庭后,安排一名翻译员为阿尔曼翻译英文,解决语言不通的困境。普缇要求提供保镖获准赵明福案皇家调查委员会同意,为泰国法医普缇来马供证期间,提供私人保镖。皇委会秘书拿督沙里普丁週四下午发出文告通知,泰国法医普缇通过雪州政府代表律师马力英迪亚斯向皇委会要求,为她来马供证期间提供保安服务。马力英迪亚斯于週四向皇委会提出这项要求,立即获得皇委会的同意。同时,原本安排在下週三(16日)出席听证会供证的普缇,也要求将供证日期16日至17日,挪后至4月18日至20日。对此,皇委会要求普缇考虑将供证日子提前,如4月首个星期前,即三月的最后一个星期。由于皇委会需要在4月25日或之前完成听证会,因此已做好準备,在週末展开听证会。标籤可疑文件需花2小时赵明福案皇委会主席冯正仁表示,如果阿尔曼只是要标籤可疑的文件,根本不需要花费2小时,也无需劳烦同事阿斯拉夫帮忙,因此质疑这期间是否有其他事发生。不过,冯正仁的推论遭阿尔曼否定,他表示,这期间并没有其他事发生。阿尔曼在供证时说,他收到指示向赵明福逐一核对文件,并将可疑的文件标籤起来,包括由赵明福签名的文件,为何有斯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的印章;文件中提及的活动是否有进行,索取的款项是否真的有物品提供。他说,根据他的调查经验,很多案件中提及的活动,往往会提高实际的物品价格,且在索取款项后,没有真正提供物品。不过,冯正仁费解,阿尔曼在盘问前没有对此事有所了解,首次接触文件的他们是基于甚幺基础,对文件的真伪作出质疑,阿尔曼无从解释。冯正仁说,如果依照如此的方法盘问,就如同“钓鱼团”在大海捞鱼,试图在众多文件的汪洋中捉住一样东西。阿尔曼表示,当他在文件中发现没有附上可作为支持或证明的物件,如活动照片等就产生怀疑,要求证人加以解释。至于赵明福签名的疑点,他是凭肉眼察觉有异,比如没有承包商的签名。不过,儘管他对这些文件具有怀疑,他却没有去向相关承包商查证,因为他只被指示将可疑的文件标籤起来。盘问方式无分证人嫌犯阿尔曼说,他所接受的训练课程,并没有针对盘问证人的特别课程,他们都是以相同的方式盘问证人及嫌疑犯。他披露,他在2001年加入反贪会,曾接受6个月的训练课程,课程内容包括法律、调查及盘问。但这当中没有一项课程,是特别针对盘问证人的技巧。询及盘问证人与嫌疑犯的差别,他说:“都是利用一样的手法。”另一方面,阿尔曼说,他当晚完成盘问工作后就直接离开,没有见到赵明福,而他也没有特别去留意赵明福是否还在反贪会。‧2011.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