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J生活客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秉持“冤冤相报何时了”想法‧陈文华:不恨反 >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秉持“冤冤相报何时了”想法‧陈文华:不恨反

创始人
2020-07-25 阅读 280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秉持“冤冤相报何时了”想法‧陈文华:不恨反(吉隆坡6日讯)赵明福坠死案皇家调委员会的听证会週三续审,皇委会第29名证人加影市议员陈文华指出,他并非基于生气,才入稟起诉反贪会,而且至今他也没有对反贪会怀恨在心。他表示,本身是一名佛教徒,秉持着“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想法,不会对他人怀恨。他在庭上以华语说出这句话,并解释这句话的意思。陈文华披露,他当初入稟起诉反贪会,是针对雪州反贪会逾时扣留他一事,目的是要改善这种不良的作风,因为反贪会的做法是以长时间折磨身心来威逼嫌犯或证人认罪。要反贪会改善不良作风他说,他入稟此案时并非因为生气,也不是刻意要破坏反贪会的形象。另外,大马反贪会代表律师拿督斯里沙菲宜紧捉着陈文华的起诉入稟书中没有提及遭到官员不合理对待一事。沙菲宜假设,陈文华没有这幺做是因为此事从未发生,因此他从来没有告诉他的律师,陈文华所说被折磨的事都是为了获得同情。对此,陈文华一口否认,他说,他说的事情都确实发生,本身未曾捏造任何故事。他说,他不熟悉法律,当时只想到要针对逾时盘问一事进行起诉,并没有想得太多。而且,他也特别针对本身被不合理对待一事到警局报案。反贪会内遇见明福似沉思陈文华在莫哈末哈达引导下指出,凌晨在茶水间处遇上赵明福时,赵明福低头犹如在专注沉思。“其实,当时他的样子就是一般,冷静的,他的样子就是这样。我想他当时是很累吧。”他强调,因当时紧急要上厕所,所以才不得以在随便呼叫赵明福后就立刻离开,惟如厕后不见赵明福蹤影。陈文华之前供证指出,当时他与赵明福是在办公室内的“T”走廊处相遇,两者距离约10尺而已。同时,他也澄清,事实并非如《星报》誌期的报导,阐明他是7月16日凌晨6时遇见赵明福,因为他当时根本不知道确实的时间。“也非如警方口供书般,赵明福并不是在徘徊,他只是慢慢地走,而且是朝着茶水间方向走去,毕竟当时口供书的叙述字眼是由官员撰写的。”工作能力获捍华信赖至于赵明福与欧阳捍华的宾主关係,陈文华声称,赵明福非常尊敬其僱主,每次都把其吩咐处理妥当。“从不见欧阳捍华骂他,反而是非常信赖他的工作能力。两人的关係密切。”陈文华被认为直率敦厚陈文华在莫哈末哈达的引导下,表示朋友都以直率和敦厚形容自己,惟谈及深入形容时,不禁脸红望向身处背后的记者,害臊地说:“记者都认识我,他们比较清楚。”他指出,朋友形容他是大胆敢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至于妻子眼中的他,他认为应该是一个顾家、爱孩子和妻子的好老公。否认厕所遇到明福陈文华主动出示与赵明福在2008年合拍的照片,显示彼此的身高差别来反驳雪州反贪会官员普基尼指他是那位与赵明福身高相近的人。普基尼曾表示,在7月16日凌晨看见一名与赵明福身高相似的人谈天,对方是陈文华。陈文华在沙菲宜的引导下首先否认本身曾与赵明福说:“这全都是你的事”,因为本身并没有在厕所内遇到赵明福。随后他主动取出本身与赵明福一张合照印本。他说:“普基尼说我和赵明福身高一样,其实我比赵明福矮。”他也否认,本身曾在厕所遇见人,更没有华裔男子。卡巴星建议我诉反贪会陈文华说,他向卡巴星叙述被反贪会“囚禁”超过17个小时后,卡巴星即建议他起诉反贪会。他指出,在见到卡巴星前,他已先行在报警投诉反贪会,而在20日当天,警方则传召他录口供。“卡巴星当时也给我意见,要针对被长时间囚禁的一点而起诉反贪会。”雷曼:从未与同僚讨论明福事自赵明福被发现坠楼死亡迄今,前雪州反贪会官员雷曼强调从未和其他官员讨论有关事件,以统一相关时间和口供。他在接受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云大舜盘问时,大多是报以简单回答,而问及与赵明福被盘问等时间,他一律以不知道和不确定作答。简单方式回答盘问而问及在事发当天下午4时30分,于布城反贪会总部停车场遇见同僚海鲁和安努亚之际,被告知雪州反贪会一名证人死亡时,雷曼表示非常惊讶。“就好像我获知今天有一名人士在吉隆坡反贪会总部坠楼,一样感到非常惊讶。”他表示,当天返回雪州办公室后,确有与一班同僚就证人坠死一事“闲聊”(Cakap),惟无法认出有关人等是谁。至于有否在出席皇委会听证会及接受警方录供前,事先与同僚讨论赵明福坠楼事,他声称只有“闲聊”(Cakap)而非讨论,同时有关闲聊也从未对警方录供造成影响。“出席皇委会前,因为我住得较远,所以我没有和同僚事先讨论。难道你要问的是统一时间好口供?我没有。”明福未说过负面话针对赵明福的工作能力和态度,陈文华不假思索地说,赵明福是一个有能力和负责任的人。“他从未向我说过一句负面的话,或是投诉雇主对他不好的事,这当然其僱主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待他很好,非常欣赏他的办事能力。”办事能力佳他举例,曾有一次居民举办的孔明灯活动,因国内是禁止放孔明灯,所以赵明福再三督促居民。“但还是有两名居民把孔明灯放上天,他二话不说地立刻跳起来捉紧孔明灯,再绑起来。他就是这样,宁愿自己多做事,自己做好也不随意发脾气骂人。”明福外柔内刚赵明福是一名外柔内刚的人,儘管外表一脸柔弱,但其实心底是善良和能力超高的男士。“赵明福平常就是一脸冷冷的,看起来好像很高傲,但认识他后,他开心时会一直话说不停。”指明福较适合当记者儘管他与赵明福认识长达3年,但从未向他提及家人和未来计划等,只是向他透露即将要进入结婚阶段。然而,他对于赵明福突然辞去记者,转行成为议员助理表示惊讶,因在他脑海里认为,赵明福其实是一个适合握笔写作的记者。“因为他柔柔弱弱的,应该是坐在办公室工作的,记者比较适合他。”曾一脸幸福告知要结婚了对陈文华而言,赵明福是一位喜欢和疼爱小孩的人,尤其每次看见他女儿都会逗她玩乐。“他每次来我家,都很爱和我的4岁女儿耍乐,还一直问她乖不乖。”疼爱小孩他还说,在赵明福坠楼前,大约是当年的5月至6月间,后者曾从后拍打他的肩膀,一脸幸福地告诉他“我要结婚了”;惟事后却突然逝世,令他就此深表同情,同时也非常想念这位老朋友,希望还赵明福一个公道。闻言至此,现场所有人无不为此倍感唏嘘,尤其喜爱小孩的赵明福无法看着妻子为自己诞下儿子赵尔家,而深感遗憾和悲伤。属完美主义者经过3年相处后,陈文华认为赵明福较倾向于完美主义,每次举办或负责一些选区社团活动,都会全力以赴做最好。“他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任何活动都会追求完美,确保整个活动顺利进行,即时出状况也只是一两次而已。”未见过明福生气询及赵明福会否因活动办事不顺而发脾气,他认为,赵明福是一个控制情绪得宜的人,基本上从未看见赵明福生气,或许把所有的受气都往自己吞下。“即时有人骂他,他也不会有甚幺反应,就是冷静的,但换成是我,我老早就生气了。”花絮▲庭上谈婚姻幸福对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梁肇富而言,结婚是坏消息?梁肇富盘问陈文华的时候,询问赵明福告诉他结婚时是属于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此言引起皇委会主席冯正仁的疑惑,反问:“结婚会是一项坏消息吗?”此时,皇委会成员莫哈末哈达笑说:“哈,丹斯里,有些婚姻是不幸的,不是吗?”引起哄堂大笑。▲文华反问律师生气吗问及陈文华有否在这两天被盘问时生气,陈文华竟倒过来问反贪会代表律师沙菲益:“你生气吗?”。莫哈末哈达问陈文华,有否在皇委会因被盘问而生气,尤其是代表反贪会的律师沙菲益。未料,陈文华说:“没有呀,那幺沙菲益你生气吗?”【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4.06